热欶网 >首页 >社会 >正文

佛系同学会:聚一场,少一场

竹子蔷薇 2018-03-08 21:43:45 阅读:

佛系同学会:聚一场,少一场

从此以后

秋云春水

千山暮雪

各自珍重

文|竹子蔷薇

大学毕业后,便很少参加高中同学会,但关系特别好的,每年还是会找地方坐坐。

我们这个班有些特别,从初一开始,到高三,在一起六年。

和我关系最好的,是个男生,胖嘟嘟的,爱八卦,喜欢郑秀文,比我爱逛街。

两个性格完全相反的人,只是因为做了同桌,友谊便延续了20年。在我变得越来越孤寂的岁月里,他担当着我和外界相通的唯一信息来源。

热气腾腾的小肥羊火锅店,他说:我实在忍不住有件事情要告诉你!

我笑:又要八卦什么?

他突然有点难过,特别慢地说:你知道吗?***自杀了!

我愕然,半天没有反应过来,心中飘过无数个“不会吧?!”

他说的那个同学,高中的模样,已经不大清晰,但初一时满教室打闹的情形,却历历在目。

男生发育晚,在我一米六几的大个面前,他们都是小男孩,天天在教室追着赶着,跳上跳下,淘气得不行。

印象中,他特别聪明,好玩,喜欢打游戏,班主任甚是疼爱他,嗔骂他调皮。高考后,他去了华中科技大学,从此没有过联系。

我以为,就和很多没有联系的同学一样,记忆化作通信录,各自在陌生的城市岁月静好。

因为抑郁症,他妈妈说,没有找到尸体。我倒是希望,他是躲起来了,而不是已经离开了这个世界。

是啊,我也希望,他只是躲起来了,躲到一个不希望别人找到他的地方,躲到一个没有任何责任和压力的角落。

哪怕独自浪迹天涯,也好过从此阴阳两隔。

那一刻,我真切地发现,岁月的残忍,根本就不是什么肥胖、油腻、平庸,而是夺走你身边人的生命。

每年同学聚会,都会引来一波嘲讽,也被无数的攀比、吹牛、出轨所充斥。

这些故事更好看,更吸引人,更能满足猎奇心理。

没有眉目传情、旧情复燃的香艳,似乎不足以叫同学聚会;没有推杯换盏的炫耀,虚与委蛇的吹捧,似乎都不足以说明成长。

年纪越大,我们越少聚了。但其实并不是因为它丑陋,而是因为我们懒惰。

一边缅怀过去,一边对彼此的成长没了兴趣。

美其名,道不同,没有共同语言,不过是因为,中年的我们琐事太多,追名逐利太匆促,跟上时代太焦虑,感情变成了奢侈。

我家老头,比我还倔,年少时很是霸道,总是带着一帮小弟,欺负别的同学。

中年以后,小弟们都变成了医生、教师,老头也为我们兄妹俩的学费生活费疲于奔命。

上大学之前,从来没听他提起过任何同学,也不曾看他有过什么同学聚会,我们还常常嘲笑他:你的那些同学一定是被你打怕了,所以从来不联系你吧?

老头总是笑:同学有什么用?

最近几年,老头闲下来了,开始频繁地和他的老同学接触、见面、吃饭。

每次回来,都无限感慨:哎呀,都快想不起来四十年前自己长什么样了。

年少时的记忆,想不起自己,却忘不掉对方的样子。

就是这些人,帮助彼此,记住了年少的自己。

前段时间,一位阿姨找我帮忙,扭扭捏捏半天,才开口:

小黎,帮我个忙,我们高中同学毕业四十年,大家要发言,你帮我写个发言稿吧?

阿姨是个很讲究的女人,在我们这种男性主导的职业氛围中,依靠实力,获得了晚辈的尊重。

我相信她完全有能力自己写这个稿件,但很明显,她太紧张了。

世间所有情感的紧张,都源自于在乎。

年过半百,名利都不再在乎,反而开始在乎起,儿时的小伙伴。

我答应给她写,但也好奇:你有什么要求可以告诉我。但是,这个真的那么重要吗?

阿姨点点头:不是人重要,是一起走过的青春,很重要。

在美好的青春里,任何羞涩,都不为过;在看过沧海桑田后,你还安在,健健康康,就是最大的安全感。

记得多年前,看过一个综艺,叫做《你有一封信》。

一位美国华人,企业家,为了找寻七十年的同桌,十几次回国。

在他生病的日子里,同桌每天为他按摩脖子,擦拭背部;在他没钱上大学时,同桌把自己在工厂攒的所有积蓄,都给了他。

后来,他们走散了。

再后来,他们在不同的国家,成家立业,安度晚年。

生命似乎从此不再有交集,如果不是因为刻意去寻找,去追逐,去构建连接。

再次相遇,是在节目组的舞台上,他们面对着面,但是,都认不出对方了。

两位老人无比难过,却也无比激动。因为,喊出对方名字的那刻,曾经的画面,便如同放电影一般呈现。

不是同学情淡了,变味了,而是我们,没有放下伪装。

也只有当生命开始褪去颜色,一天天变得珍贵,佛系的我们,才会惊觉:

美好时光里的那些人,会突然从这个世界消失,而我们能想起的,只有他年少时蹦蹦跳跳的样子。

热欶网(www.resouwang.com)版权所有 关于我们 | 广告服务 | 诚聘英才 | 联系我们 | 免责申明 | 举报投诉须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