热欶网 >首页 >文化 >正文

江南孤军——两淮税警总团(下)

流浪的橡树 2018-01-26 13:53:24 阅读:

如同翁达将军一般,现在知道陈泰运将军的人,确实不多。

陈泰运何许人?抗战敌后战场赫赫有名的名将之一。

江南孤军——两淮税警总团(下)

陈泰运将军。

在就读黄埔军校之前,陈泰运就读当时名校东南大学数学系。其修养、素质,说起来应该就像他自传那般:

长文学,擅弈棋,工策划,好冒险,布局能安步当车,临阵常身先士卒。

当然,陈泰运还有一个半隐蔽身份,即复兴社早期骨干成员。

陈泰运到了天高皇帝远的鲁苏战区赴任,却得悉鲁苏战区正拟把苏北的税警编组为“第八游击司令部”。

在兴化,韩德勤以好酒,好茶,款待和滞留陈泰运上任。却迟迟不安排陈泰运就职。

在抗日恶战显示出来的强悍战力,使得战后在苏北分散、休整的税警,成为财政部和鲁苏战区争取的对象。

何应钦、宋子文和韩德勤好一番博弈。

在当时,鲁苏战区有税警,有地方李明扬、李长江等私军性质的武装。随着鲁苏战区逐步完备和韩德勤影响力的提高,他们不免为自己的武装忧心忡忡。

担任鲁苏战区实际指挥的韩德勤,同样,也为这些大大小小,零零散散的各路人马,在指挥、协调上感到头疼。

得知内幕,陈泰运以重庆命令为重,不辞而别,前往“第八游击司令部”。

在黄逸峰的穿针引线下,临时代辖鲁苏皖边区游击总指挥李明扬,让出了该部指挥权。

黄逸峰,当时并无战功。却是李济深以重庆名义,任命的鲁苏战区党政分会中将委员。

后来,黄逸峰为新四军"联抗"司令员兼政委。

再后来,黄逸峰先因“整人”而被整。文革爆发,此公境遇可谓坎坷。

闲话不说——陈泰运才到苏北,便陷入了何应钦与韩德勤,韩德勤与两李地方势力,以及第三方大佬李济深与重庆、新四军的非军事博弈之中。

陈泰运接收第八游击司令部不久,即以何应钦和财政部训令,将“第八游击司令部”原税警各部、分队,重新按照野战军编制进行改编。

两淮税警总团横空出世。

江南孤军——两淮税警总团(下)

江南孤军——两淮税警总团(下)

早期两淮税警总团主要将领。

抗战时期,鲁苏战区之苏北战区,深陷敌后,既担负遏制日军后勤重责,同时,非军事局势也十分复杂。

即便鲁苏战区最高实际指挥官韩德勤,也不免当局者迷,在抗战期间,和战区各路人马内耗不已,纠葛不断。

除却整一旅等鲁苏战区直系的部队之外,两淮税警总团便是直接受命重庆的武装。

同样,也是因为在重庆的山头不一,两淮税警总团独成体系,行军作战,十分艰难。

作为负责全国抗战部队编制和任务的军委会巨头之一,何应钦当然明白这一状况。

1940年5月,重庆下达命令,指示组建长江下游挺进军总指挥部。

陈泰运担任总指挥,淮南行署主任,两淮税警总团团长。重庆命令再三强调,两淮税警总团主要任务,是对日敌后作战。

1938年为战略策应台儿庄会战和武汉会战,两淮税警总团配合友军,坚守连云港,战事延绵半年有余,各部对日大小作战百余次。

现在,这支百战武装,有了长文学,擅弈棋,工策划,好冒险,布局能安步当车,临阵常身先士卒的陈泰运,有了重庆军委会认可的编制,士气高涨。

抗战之初,连续激战,部队伤亡,武器损耗之下,这支税警武装骨干素质和战斗精神,与敌后各路武装比较起来,显得出色。

1939年,两淮税警团再战连云港。

日军穿插沭阳,迂回攻击连云港,税警总团腹背受敌,守备东连岛的两淮税警团孙达如连长激战中,被优势日军围攻。

弹尽,孙达如连长率数十税警团兄弟,宁死不降,决绝蹈海。殉国。

可惜,现在的人,知道横店抗战神剧塑造的虚拟艺术英雄,却少有人知道,孙达如连长率数十税警团兄弟。

孙达如连蹈海殉国,激起两淮税警总团官兵激愤。陈泰运为此勉励部下,以孙连长做榜样。

这一年,两淮税警总团以盐阜为基地,四面出击,一年间与敌大小作战共42次,成为苏北敌后抗战事实上的主力之一。

当时,淮南行署、两淮税警团所在的南通,陈泰运开办军政学校培养军政干部。

陈泰运性格随和,与官兵同吃同住,发布类似“三大纪律八项注意”的军纪,以黄埔军校教材,包括《步兵操典》、《野外勤务》、《射击教案》,训练官兵。

《黄埔校歌》每天早晚飘荡日军盘踞的苏北上空。

多年之后,散见南通和陈泰运将军故乡贵州的文史资料,犹有老兵对往事,对陈泰运将军的真切怀念。

黄桥事变,国共摩擦。

之后,鲁苏战区在苏北一带影响减弱。黄逸峰代表陈毅,斡旋非鲁苏战区系统的陈泰运、李明扬部。

三家各自抽调人马,组建了"联抗",即鲁苏皖边区游击总指挥部直属纵队,鲁苏战区游击指挥部第三纵队联合抗日司令部。负责协调苏北抗战。

黄逸峰为"联抗"司令员兼政委。

苏北纳入"联抗"抗战“版图”。随着新四军在苏北的发展,"联抗"也就成为新四军的"联抗"。

作为地方“私军”性质的武装巨头李明扬,早年和周恩来、朱德等素有交情。

陈泰运及两淮税警总团,依然是事实上重庆直辖的武装。自然,在和新四军的合作上,不如李明扬,可以随心所欲。

鲁苏战区势力退出苏北,陈泰运及淮南行署、两淮税警总团就成为了事实上,重庆在苏北留下了一息奄奄的命脉。著名记者戈衍棣《记苏北孤军》语。

然而,因为抗日方略分歧,陈泰运和"联抗"相处,实际上并不融洽。

江南孤军——两淮税警总团(下)

著名记者戈衍棣《记苏北孤军》原稿。

1943年,日军以两淮税警总团为目标,扫荡苏北。

苏北各路武装林立,山头众多。陈泰运及两淮税警总团为日伪军分进合击,携军政单位,却没有进退纵深。

餐风露宿,粮弹匮缺,连日激战,两淮税警总团处境非常艰难。

这一期间,日寇最后疯狂,扫荡加剧,两淮税警总团孤军奋战,大小接战数十次。

现在,这一些列战事,记载非常零星、散乱,在阅读一些当年抗日老战士的口述、回忆资料里,蛛丝马迹间,可看到他们敌后殊死抗战之血勇。

今日为之写文,尤感心愧。

当时,抗日日久,两淮税警总团再无连云港抗战的装备、兵员。缺枪少粮,对日伪军进犯,值得且战且退。

最危险时,陈泰运也再次重伤。

无奈之下,陈泰运只得率指挥部和军政机关,向另外一个相对独立的地方武装李长江防区退却。

1944年后,随着陈泰运和"联抗"分歧加剧,陈泰运撤换了与“联抗”亲密的部下,严命两淮税警总团各部与新四军保持距离。

这一年,抗战胜利在即。

在鲁苏战区被挤出苏北,整一旅翁达将军部在黄桥战役被灭,国民政府故都南京周边,再无重庆嫡系部队。

为抗战胜利回返南京,重庆指令李明扬、陈泰运部合编为长江下游挺进军。

李明扬实属当年颇老奸巨猾的地方政客式小军阀,在重庆和新四军两边走动,添油加醋之下,陈泰运更处于风口浪尖,他和"联抗"矛盾也不断激化。

陈泰运部多苏北子弟,这些本乡子弟自然不乏有当地大户子弟。

"联抗"边区实施二五减租,使这些子弟自然心怀怨怒——自然,为政治分歧的小规模武装摩擦也就此起彼伏了。

身处敌后,同为兄弟,何不释怀?无疑,这是历史上的悲剧。

为一劳永逸解决苏北问题,新四军组建了野纵司令部,以黄桥战役的有功之将叶飞为司令,准备发起“讨伐税警团”作战。

1944年9月22,叶飞部调集六个团一万余优势野战军,正式发起“讨伐税警团”作战。

连日的机动,作战,两淮税警总团减员、缺粮,战力大损。自然招架不住叶飞雷霆攻势。

是役,两淮税警总团伤亡上千,被俘上千,向新四军投降数百。

近千官兵击退失据,慌忙逃往泰州,投降了日军。该部被编为伪二十五军。——早期,一些资料纷纷据此,指责是陈泰运率队投日,实则冤枉。

激战之后,陈泰运率直属队300余人突围,只得悄然隐蔽,驻扎溱潼小镇。

至10月31日,“讨伐税警团”的战役结束。

此时此刻,陈泰运及淮南行署、两淮税警总团确实奄奄一息。

天悯,1945年,抗战胜利。

这支身陷敌后,在苏北与日军血战游斗,牺牲惨重,熬过八年的两淮税警总团终于接到了来自重庆的最后的命令。

1945年8月20日,陈泰运接到何应钦亲笔命令,率部即可向南京进军。

日军投降,万众欢呼。

作为重庆在苏北留下了一息奄奄的命脉的武装,陈泰运以数百人向南京进发,途中接受民众欢呼不说,那些在最后的混战中,流散的旧部,也闻讯赶来归建。

陈泰运将军到处,抗战胜利前夜投降日军的伪二十五军旧部,含愧束手。

就此,等到陈泰运将军进入南京,两淮税警总团由两三百人,迅速集合成近2000人的中国军队。

汉奸,固然可恨,然而,诸如方先觉将军等,血战御敌,弹尽粮绝后,无奈投敌——虽有过失,但依然不失为抗战功臣。

如此,陈泰运将军率淮税警总团抗战八年剩余的将士,在军民欢呼声中,开始接收南京,整肃治安,预备日本投降事宜。

1945年9月9日9时,中国“三九良辰”,中国战区日军投降仪式,在南京原中央军校大礼堂盛大举行。

礼堂门前肃立的,是专门空运而来的中国国军精锐新6军武装士兵。

从南京中山东路原黄埔路口到中央军校礼堂沿途执行警卫的,不少地段便是两淮税警总团的抗日战士。

中国陆军总司令何应钦、中国海军上将陈绍宽、空军上将张廷孟威风凛凛居中而坐,接受了日本中国派遣军总司令冈村宁次等日酋鞠躬投降。

身陷苏北,历经八年血战的两淮税警总团,终于熬过苦难,目睹了这一盛事。

而此刻,原来由财政部税警总团一部分,原两淮各区队分散税警,组建的近万抗日武装,剩余不过2000来人。

1938年抛妻别子,来到两淮税警总团担任最高部队长的陈泰运将军,历经七年多,这才与妻子会面。

江南孤军——两淮税警总团(下)

中国战区日军投降仪式签字仪式次日,南京抗日将领合影,前排做6为陈泰运将军。

在第13军和两淮税警总团,陈泰运将军两次亲临战阵,两次身负重伤。九死一生熬过抗战,在后来爆发的内战,似乎再无作为。

贵州政协文史资料曾经记载,陈泰运将军作为陈明仁助手,短暂担任第七十一军中将副军长,代理军长。

抗战八年,陈泰运指挥两淮税警总团,领导淮南行署,军功政绩都很出色。内战不久,国军颓废,陈泰运将军以军政干才,受命前往台湾,署理军政事宜。

江南孤军——两淮税警总团(下)

陈泰运为两淮税警总团制定的官兵守则。

命运多舛。

1949年10月,陈泰运为先父祖扫墓,再次回到大陆。不料,解放军攻击迅速,截断陈泰运归路。

去台未成,陈泰运选择了投诚。

陈泰运在第七十一军中将副军长,代理军长任上,曾经调拨一些武器给了他在税警总团的老部下杨国维。

杨国维后来在贵州闹事,成为匪首——牵连之下,贵州军区决定拘押陈泰运夫妇。

1951年3月6日,当陈泰运夫妇急急忙忙由贵定赶往贵州“开会”,一位名叫陈涧淼的区长却宣布了新的决定:我们奉命把你们带回贵定。

按照现在对当时时局的理解,陈涧淼区长极大可能带陈泰运夫妇回到贵定“公审”,土匪后台,凶多吉少。

不料,当陈涧淼区长等人和陈泰运夫妇在由贵州,返回贵定的路上,他们一行五、六人的美式中吉普却出了车祸。

陈泰运将军一人重伤外,其余轻伤。

陈泰运将军依然被贵州军区重新派出的车辆送往贵定,是夜,奄奄一息的陈泰运将军被隔离,羁押在贵定看守所,于3时左右,溘然去世。

1951年3月21日,《新黔日报》第2版以《贵定枪决匪首陈泰运》作了报道。

可谓天悯英雄。虽然车祸遇难,陈泰运将军倒也省去了一些人生和荣辱的麻烦。

1986年,政府撤销了对陈泰运将军的判决,宣布对陈泰运按投诚人员对待。

就此,这位抗战名将,才在1990年3月,在青天之下,有了自己的坟碑。

——遗憾的是,至今,台海两岸对两淮税警总团的抗战往事,似乎都很茫然,知者确实不多。

是时,贵州省黄埔同学会为将军挽联:

敌友久分明,千里邗江,同摧顽寇;是非终论定,八年战史,永记丰功。

对联耐人寻味,长文学,擅弈棋,工策划,好冒险,布局能安步当车,临阵常身先士卒的陈泰运固然往事,但将军与两淮税警团的抗日功勋,倒也开始慢慢为少数人知道了。

抗日英烈不死。

感谢两淮税警总团老战士后裔们的资料、图片提供。权以此文,与友祭奠那些默默无闻的国共抗战英雄。

热欶网(www.resouwang.com)版权所有 关于我们 | 广告服务 | 诚聘英才 | 联系我们 | 免责申明 | 举报投诉须知